喜乐彩500期走势|喜乐彩近500期走势图

柳下跖駐蹕赭山,“鮮卑聘燕”故事多

赭山,位于明水街道辦事處西北 2 公里處。海拔 155 米,面積約 7 平方公里。因山之南坡石色發赤,故名赭山。根據《莊子·盜跖》篇記載,春秋戰國之際的“盜跖死后葬于東陵之上”。漢司馬彪注:“東陵,陵名”。唐杜佑著《通典》云:“漢陽丘縣有東陵山,盜跖死處。”赭與跖音近,于是此山又被音訛為跖山, 又稱柳將軍山、東陵山。
 
一、赭山山石赤色而得名
考證赭山之名,首先因山石顏色而得名。
據道光十三年《章丘縣志·山水卷》記載:“東陵山在縣治(今繡惠)南十里”。并有按:“此山舊名赭山,謂山南石赤色,山所由名也。赭、跖同音,人或訛為盜跖之跖。又嫌其為跖,而以河南山名之,以居爪漏河之南也。舊《志》附會盜跖之說,又名為柳將軍山而以章丘東界之杈枒山為東陵,誤矣。”赭山遍地褐色紅土,土如丹砂,在不同斷層,甚至不同季節,土的顏色以紅色為主,還間雜褐色、綠色、白色,經累年風化,甚是好看。這在道光《章丘縣志·軼事卷》還有一段記載。原文如下:
“章丘米步云善以乩卜,每同人雅集,輒召仙相與賡和。一日,友人見天上微云,得句請其屬對,曰:“羊脂白玉天。”乩書云:“問城南老董。”眾疑其不能對,故妄言之。后以故偶適城南,至一處,土如丹砂,異之。有一叟牧豕其側,因問之,叟曰:“此俗呼豬血紅泥地也。”忽憶乩詞,大駭,問其姓,答云:“我老董也。屬對不奇,而預知過城南之必遇老董,斯亦神矣。引《聊齋志異》。”這羊脂白玉天與豬血紅泥地,形成鮮明之對比,更是一副妙聯。
 赭山,赤色紅土,從堪輿風水角度看,乃祥瑞之地。《管子·幼官》曰:“君服赤色”。君臣每遇“赤色,紅色石,紅色土,且山環水繞”,便稱為“寶山福地”。紅色的聯想意義源于古人對日神的崇拜,因為“烈日如火,其色赤紅”。中國人對“紅色”的特殊情感從炎帝時的圖騰崇拜、周人、漢代人的尚赤之風一直持續至今。特別是在周代和漢代,紅色代表著“天”的權威,《漢書·禮樂志》說:“大朱涂廣,夷石為堂,言通神之路,飾以朱丹”。可見,通往神界之路以朱丹為飾。
“尚赤”又與鄒衍的五德終始說和三統說以及五色帝信仰密切相關。王朝屬德的改易是以“改正朔、易服色”為標志的。“改正朔、易服色”與王朝政治生活緊密聯系,其政治象征意義也不同尋常。
在章丘民間又有傳說,赤腳大仙盜跖在此駐蹕,赤者赭也,故名。
 
二、鮮卑城:“鮮卑聘燕”之地
清朝道光十三年《章丘縣志》還記載赭山有鮮卑城和盜跖冢。在《軼事志》卷中記載:“高堂,應作唐,(即高唐縣,隋開皇十六年前,章丘一帶屬高唐縣管轄),縣南有鮮卑城,舊傳鮮卑聘燕停于此矣。城傍有盜跖冢,冢極高大,賊盜嘗私祈焉。齊天保初,土鼓縣令丁永興,有群賊劫其部內,興乃密令人冢傍伺之,果有祈祀者,乃執諸縣案煞之,自后祀者頗絕。《皇覽》言盜跖冢在河東。按:盜跖死于東陵,此地古名東平陵,疑此近之。見《西陽雜俎》。按:土鼓城已廢于魏,而鮮卑城亦未見于他書,姑附于此。”由此可知:鮮卑城乃“鮮卑聘燕”之地。聘,指古代諸侯之間或諸侯與天子之間派使節問候。
東晉太元十一年(公元386年),鮮卑拓跋氏首領拓跋珪建立代國,又改國號為魏,史稱北魏。后逐漸南下,與慕容氏建立的后燕政權兵戎相見,雙方開始了連年不斷的戰爭。隆安元年(公元397年)三月,后燕主慕容寶放棄都城中山,逃往龍城。后燕殘余勢力匯聚于宗室元老慕容德周圍。隆安二年,慕容德率民戶4萬,從鄴城遷徙到滑臺(今河南滑縣東),自稱燕王,設置百官,建立起新的割據政權。當時的南燕政權勢力非常弱小,地無十城,眾不過數萬。當時的形勢對慕容德十分險惡,慕容德采納了潘聰等人的建議,制訂了“先定舊魯,巡撫瑯琊,待秋風戒節,然后北轉臨齊”的戰略方案,率領全體軍民南下進入山東。
當時黃河以南的山東境地,大部分屬于東晉管轄,但其防守力量非常薄弱。南燕進入山東后,由于紀律嚴明,嚴禁軍隊擄掠,優恤土著百姓,因而獲得了當地人民的支持,進展順利。慕容德遂進入廣固(今青州),并于隆安四年(公元400年)在廣固建都稱帝,就這樣,南燕這個新的割據政權便在齊魯大地上正式形成,面積基本囊括了今天山東的大部分地區。占據山東大部后,南燕政權開始鞏固自己的統治,其統治政策和措施具有鮮明的特點,南燕是后燕慕容氏等軍事貴族殘余勢力所建立的政權,慕容氏軍事首領作為南燕政權的核心,在進入山東后,采取了在“狹縫求生存”、“諸族融合”的政策。“鮮卑聘燕停于此”就是這一時期北魏與南燕之間遣使互相問候、和睦相處的歷史寫照。章丘在這一時期恰恰處在鮮卑北魏與南燕分界之地。
三、盜跖冢:“賊盜私祈焉 
據考證,跖本生于齊之柳下,姓展,名跖,又名熊。柳下跖,原名叫展念祖。因南蒯之變,展溱帶著兒子逃到了齊國,在柳店莊(今濟南甸柳莊)做生意,改展姓柳。事態平息后,其長子展如心歸魯,復為展姓。次子展念祖仍姓柳,更名柳展雄。因不滿當地政府、惡霸的欺壓,率眾造反。民間稱柳下跖為展大王、“山大王”。民間傳說中的能興風作雨的就是柳下跖。舊時天旱祈雨,鄉民對柳下跖頂禮膜拜,傳說還相當靈驗。毛澤東在1963年所寫的《賀新郎·讀史》中吟道:“五帝三皇神圣事,騙了無涯過客。有多少風流人物?盜跖莊屩流譽后,更陳王奮起揮黃鉞。”毛澤東站在歷史唯物主義的角度,熱情贊頌了華夏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奴隸起義的領袖柳下跖。
“跖”是指整日為奴隸主勞作的奴隸,柳展雄為了生存,曾當過奴隸,故又稱“柳下跖”。因他以大無畏的獻身精神和頑強不屈的斗爭意志率領奴群揭竿造反,揮戟起義,被春秋時期的貴族豪紳誣稱“盜跖”。
柳下跖可歌可泣的悲壯事跡,在《孟子》、《史記》,《漢書》中,都多次提及“其徒頌義無窮”。《荀子·不茍》中云:“盜跖吟口,名聲若日月,與舜禹俱傳而不息。”如今在章丘蓮花山、七星臺、長城嶺黃石關附近,仍留有起義的痕跡。七星臺一帶還有柳下跖建造、使用的“上馬石”和行軍鋪設的馬道。赭山南的村名柳溝,大概與柳展熊也有關系。
俗話說“三百六十行,無祖不立”。這“祖”,便是指祖師爺,即各行各業的創始人,或是對某一行業的形成、發展做出過重大貢獻的人。比如:泥瓦匠的祖師爺,是魯班;裁縫業的祖師爺,是軒轅氏;做豆腐的祖師爺,是西漢淮南王劉安等等。那么,強盜的祖師爺就是柳下跖。不過別的行業可以公開祭祀,柳下跖的徒孫們卻只能暗地里悄悄進行,“賊盜私祈焉”。
民間皆說盜跖是盜賊的祖先,即大盜鼻祖,也有許多學者并不贊同這個觀點,歷史上有很多典籍提到過盜跖,并不只是在《莊子》中提過。盜跖可說是盜賊中的英雄人物,《水滸傳》中梁山泊打著“替天行道”所嚴格貫徹的、就是那唱響中國封建社會數千年的宣傳口號——“盜亦有道”。
《章丘縣志》記載的這段赭山史料,給我們指出了盜跖冢在山之北,“城傍有盜跖冢,冢極高大”。
 此山之所以一直稱為東陵山,又與平陵城有關。西漢置平陵為王國。此山上有王墓,陵字可解釋為山,亦可解釋為墓。此山又在平陵城之東,所以,以東陵為名是很有道理的。 山之西南坡有村名王家寨,因當時有人曾于此占山為王,王寨設于此之故。山之西北坡下的河南村,舊名王兵馬莊,傳為屯兵屯糧養馬之處。山之東北有村名四營,當是舊時官軍設軍營于山下,與山上聚嘯的綠林好漢相持之用。這可以河南村磚廠工人掘土時挖出的古代兵器(劍、戟、矛、鏃等)為證,古器的出土說明此山曾為古代戰場。
 
四、元代碑、墓:全真教的傳播與興盛
赭山歷史文化厚重,舊時有龍王溝,龍王廟、龍王冢,及其書院、三清觀、浮春寺,玉泉寺等古建筑,現皆不存。
山上古跡眾多,有春秋時期的大墓,元代的寺廟等遺跡,近來發掘出元碑、元代墓(今玉泉北數十米),與全真教,及玉泉寺有關。
 發掘出的元碑,記載始于元世祖忽必烈至元甲午(公元 1294年),立于元成宗大德壬寅(1302年),而毀于元武宗海山毀佛時代(公元1308——1311年間),自立至毀,不過十年,之后就是漫漫三百五十多年的濕地深埋,直至康熙元年(公元1662年),才被人從玉泉寺的池泥中挖出來,因其全身皆被長滿了水垢,被人當成了碑座。如此又過三百年,在 1966 年,在文革時期再次被毀,現僅存殘碑。
 碑刻中首提“始歲甲午”,即元世祖忽必烈三十一年,公元 1294 年,亦即大元一統,忽必烈統一中國的第十五年;次提及“壬寅秋”,即元成宗鐵穆耳大德六年,公元 1302 年;碑中提到的沖虛大師,為元寧海州(今山東牟平、文登)人于志可,字顯道,號沖虛,是當年跟隨丘處機遠赴西域大雪山見成吉思汗的十八弟子之一。宋金元之際,丘處機見成吉思汗為著名歷史典故,其一言止殺、勸誡成吉思汗的壯舉更是譽滿天下,成吉思汗對丘處機非常賞識,尊稱清為神仙,并封其為“爵大宗師,掌管天下道教”,同時封其隨行的十八弟子為全真大師,由于得到成吉思汗的支持,全真教大興。成吉思汗之后,元世祖忽必烈以全真教為國教,對丘處機的弟子們大加封贈,于是當時出現了“翕然宗之,由一化百,由百化千,由千化萬,雖十族之鄉、百家之閭,莫不以玄學相師授,十分天下之二,聲焰隆盛,鼓動海岳”的盛況。碑中提到的沖虛大師于志寧、通微大師張志全、陳志忠等皆為丘處機的弟子,正是在這個時代背景下從白云觀來到章丘,在現今的明水淺井村玉泉寺定居下來,一如碑中所言之“絕情去欲,返樸還淳,養形煉性,嗇精固命,愛人利物,懋德崇功,藉假修真,韜光晦跡。”
當時隨丘處機西行的十八弟子中,其大弟子——也就是于志寧、尹志平的師兄是夏志成,據《玄風慶會錄》及北京《白云觀志》記載,其籍貫為章丘人,他是丘處機的衣缽傳人,在丘祖羽化后,提點執掌白云觀、玉虛觀、長春宮事,為天下全真教領袖。于志寧與張志全能來到章丘隱居,與這里是夏志成的故鄉不無關系。
玉泉寺是章丘著名古剎,肇于唐宋,毀于文革,當其在時,常是名士云集題詩作賦之所,明代李開先嘉靖四十二年(公元 1563 年)曾有詩《風雪中重游玉泉寺》云:“昔過玉泉寺,為葬康仙客。今再玉泉寺,為吊李方伯。前歲暖如春,此來寒太劇。朔風起石沙,玄霧迷山澤。雪埋走馬蹄,樹凍凄禽翮。失路行迍邅,喪朋長嘆惜。蘭若暫停輿,濕衣就火炙。參禪雖夙心,其乃日將夕。予亟趨市城,僧仍依香積。再來多題詩,預為掃塵壁。”詩中康仙客,為康迪吉,曾任保定府太原府知府,是李開先的親家;李方伯即李冕,字端甫,號脈泉,曾任云南布政使,為李開先好友,二人皆明代明水鎮名士。其《冬月明水鎮送右川康太守葬回》亦在玉泉寺,詩云:“倦來憩比丘,東鎮送康侯。樨子登墻看,老僧下榻留。水寒傷馬足,日暖脫狐裘。預擬陽春曲,明年再此游。”
 在中國明代經典世情小說《醒世姻緣傳》中,也多次提到過玉泉寺。《醒世姻緣傳》是一部影響深遠、流傳甚廣的小說,它以繡江縣(章丘縣)明水鎮為背景,寫盡明代中葉自明正統至明正德間近八十年的古明水鎮典故、風土人情,其中明水明山秀水之美、民風淳樸之致,其情其境,足以與秦淮蘇杭媲美,至今令人向往。

友情鏈接
主辦: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濟南市章丘區委員會 魯ICP備09081333號
電話:0531-83212385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地址:濟南市章丘區府前街龍泉大廈4樓 郵編:250200
章丘新聞網站加盟單位 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鏡像 [email protected]

喜乐彩500期走势 利赢棋牌游戏送10元 黑龙江时时几分开奖号码 重庆时时猜龙虎走势图 极速时时控制开奖 巴西五分彩 什么斗地主有好友房 加拿大28计划软件安卓 斗地主规则说明 辉煌在线娱乐 时时彩技巧与实战攻略